香蕉星星app观看高清频道

当天晚上,小水就在屋里住下,这本来就是她们父女之前住的地方,论起来她比张晋还要熟悉这间屋子。

第二天早上,张晋买了早餐回来,边吃边了解马德兴父女的事情,从小水的口中,他得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几年前,马德兴还是北方某重镇的办事科员,家庭美满,事业有成。后来为了给妻子治病变卖家产借钱辗转京津、上海滩、广州等地寻求名医,最后来到了香江,花钱拖了关系让妻子住进英国人的圣玛丽医院,为了节省费用,父女俩就租住进了九龙城寨。

每天马德兴带着女儿去看望妻子,然后女儿留在医院,自己则出去打工赚钱,如此坚持了大半年,带来的积蓄还是花光了,不得不借高利贷来为妻子治病,高利贷越借越多,可妻子的病却越来越严重,最终在半个月前去世。

后面就是父女俩被追债又被包租婆赶出房子,走投无路之下值得答应为高利贷的人办事,并将女儿托付给张晋。

小水以平静的语气简洁的话语讲述的故事,却让张晋听完后心底里升起莫名的感慨。

命运,真是无常。

吃过早餐,小水从自己的破挎包中拿出一本破旧的课本,坐在桌子旁安安静静的翻看。

张晋叮嘱她别乱跑后,就出门去了,下楼找到根叔寒暄了一阵,才问道:“根叔,你知不知城寨里有个放高利贷的叫贵利姐?”

“贵利姐?知道,就是朱美凤嘛!那个女人是有名的黑寡妇,嫁了三次死了三次老公,最后被逼的躲进城寨当了楼凤,慢慢拉起了一个团伙,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大笔资金,两年间竟然成了城寨里有名的高利贷。”根叔慢悠悠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喂,你现在跟罗师父开赌擂搵钱,不是大数目,找罗师父先借着咯,用不着找高利贷吧?”

张晋说道:“不是,我听小水说马德兴还不起贵利姐的债,贵利姐要他帮忙做事,你知道高利贷开口做事还债,一定很麻烦又危险,我想帮帮他嘛。”

根叔摇着蒲扇道:“这个你帮不了的,贵利姐从来不让欠债人帮忙做事,如果有也一定是替别人物色人选,而且这种事情她也不会知道到底是谁找马德兴做事,因为一定有中间人,而且中间人肯定是道友。道友你知道啦,今天生明天死,居无定所很难找的。鼎爷出手都不一定能找到,你就省省力气吧。”

纯净无暇高鼻梁少女惬意舒适写真

听根叔这么一说,张晋也有些无奈,来九龙城寨办事太容易隐蔽身份了,看来帮忙的事情只能放弃了。

回到房间里,张晋无所事事地看着小水的课本,这是一本大陆小学语文教材,见她看得认真,不禁笑问道:“这上边的字你认识吗?”

小水扬起脑袋道:“认得,我已经十二岁了,以前念过小学,后来没上学了,妈妈就在家里自己教我,她曾是一名教师。”

张晋问道:“那你还想继续上学读书吗?”

小水没回答,低下头继续看手上的课本。

张晋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声,这个小女孩确实很懂事。他拉开旁边的椅子坐下,微笑道:“我答应你父亲要照顾你,但我不可能一直住在九龙城寨,等我搬出去后,可以给你找一个学校上学,这样你也有事做,我也不用天天照顾你。我很忙的,而且不会照顾小孩。”

小水扭头道:“可我爸说我们没有居住证的人是没办法上学的。”

“别忘了这里是香江,有钱就行。”张晋笑着说完,就看到小女孩眼中闪过一抹亮色。

在屋里待了一个上午,和小水一起稍微收拾了一下屋子,中午的时候,张晋打算带着小水一起出去吃饭,正巧碰到奉命送钱来的罗浩。

将人请进屋,张晋说道:“正要去吃午饭,一起啊。”

“好啊,打了一上午拳,又被差来送钱,路过狗肉火锅附近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罗浩也不客气,“这是汇丰的储蓄账户,昨晚的分红已经打进去了,日后分红也会定期汇入。”

张晋接过看了眼,只有一行油墨打印的数字,昨晚分红他独拿三成是三百零六万。能那这么多,他知道是因为吞了那些想杀庄的大佬的赌金,即便愿赌服输,这也是一笔烫手钱。

他问道:“罗师父怎么样,要不要帮忙?”

罗浩将昨晚罗正英去见鼎爷的事情说了一遍,然后道:“我老豆说其他事情你不用担心,如果他搞不定你来也没有用,接下来的这一个月希望你能镇好擂台,他说江湖事江湖了,擂台输了,不服的可以擂台赢回来!”

案台神龛,鸡鸭酒水,瓜果供奉,香炉轻烟,各色彩旗分挂两边,中间是一面颜色老旧的黄穗红旗,上绣“三军司令”四个金字。

首席的座位鼎爷端坐其上,将手中的茶盏放到旁边的桌上,瞥了面前的公仔强一眼,道:“罗师父有句话说得没错,江湖事江湖了,擂台输了就从擂台上赢回来!你要是没那个本事,就别出去给我丢人现眼!你是城寨的办事人,手里有很多事要做,别整天只懂得盯着那里。还有,把我的意思传出去,让那些外边字头的大佬们都知道,别想在我们城寨里搞事情!”

“是,叔父。”公仔强低着头退后,转身的瞬间脸上的怒气再也安耐不住显露出来。

吃过午饭,罗浩邀请张晋去两合楼,说是给赌擂找拳手把把关。

作为最大的庄家,赌擂三档九擂,每一擂都需要有自己的上台拳手,拳手的水平决定了他们是吃抽水还是拿擂金,只有拳头够硬才能当庄家。

张晋欣然答应,这也关系到日后自己的财源能否稳定,当然不能不重视。答应了罗浩后,他先送小水回家,然后在赶去两合楼。

拐进龙津道,张晋迎面碰上了阿友,此时的阿友一身西装革履,身后还跟着四个小弟。

“阿晋!”阿友见到他,一脸惊喜道,“这么巧,吃过没,一起啊!我还要多谢你告诉我内幕,我才能赢三万多块。”他扭头冲身后小弟们喊道,“喂,你们几个快点过来,叫前程哥!”

“你好,前程哥!”四个小弟双手都拿着东西,点头哈腰满面笑容。

“你们好……”张晋话说到一半就愣住了,因为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