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视污版破解版app下载

苏明玉早就知道李杰会医术,而且十分高明,她平时有什么病痛根本就不用去医院,在家就能治好,对于李杰的医术她是非常相信的,尤其某些什么‘房中术’之类的,那些姿势可羞死个人了,但是效果也是显而易见的,自从练了所谓的‘房中术’她就再也没生过病,精神头也很足。

“恩,回头你给我大哥看看吧,这两天他应该累坏了,走吧,我们赶紧跟上。”

又过了一会,苏明哲拖着箱子顺着人潮慢慢的走了出来,脸上尽显疲惫之色,神情十分憔悴,当吴非看到苏明哲的那一刻,眼泪夺眶而出,迈着小碎步快速的跑了过去直直地扑进了苏明哲的怀中,紧紧的环抱着他。

苏明哲伸手轻轻的抚了抚吴非的秀发,在她耳边低声道:“非非,我没事,别担心,你别哭啊,我真的不累。”

吴非紧紧的抱了一会苏明哲一会儿才松开了他,伸手摸了摸苏明哲的脸庞,十分心疼的说道:“你看你的脸,一点血色都没有,明哲,要不咱们明天请一天假吧。”

苏明哲面露为难之色,他之前请假的时候主管的脸色可不是很好看,能请到四天假已经很不容易了,这要是再请一天估计很难,他还指望过两年公司帮他申请绿卡呢,一念及此,他决定忍一忍,反正自己还年轻,身体吃得消。

“不用,我不累,真的,待会回去好好睡一觉就好了。”

“大嫂,你放心吧,回头我让天冬给大哥看看,他的推拿手法很有一套,尤其适合过度劳累的人。”

苏明哲听到苏明玉的声音方才注意到两人,刚才他一门心思都放在了吴非身上,压根没瞧见旁边还站着两个人。

这次的回国之旅让他的心里生出了太多的疑问,亟需解答,倘若李杰两人这次没来,下次放假的时候他也会特意去斯坦福一趟。

苏明哲还没来得及率先开口,李杰便微微摇了摇头,示意有什么事情待会再说。

这个地方可不是什么好说话的地方,苏明玉并不想让大哥知道她和家里的矛盾,即使要说也不能当着她的面说。

日系短发萝莉超萌复古写真

李杰估计苏明哲这次回国应该是发现了点什么,不然的话他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苏明哲收到提示张开的嘴又重新闭上了,转而对着苏明玉说道:“行,回头让天冬给我看看。”

李杰自无不可的微笑的点了点头,看来苏明哲也不是一点不懂事故,起码自己刚才的提示他看懂了,并非完不可救药。

筹备了这么久,是时候把真相告诉苏明哲了,至于赵美兰、苏明成的问题还要看后续事态如何发展,想要扳正他们两个的难度可要大多了。

或许是回到了熟悉的地方,或许是吴非陪在身边,回去的路上苏明哲睡得十分香甜,众人见状也没有打扰他,毕竟这几天他确实累坏了,短短的几天人都瘦了一圈,黑眼圈也比较严重,大概回国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休息好。

到达目的地,吴非不忍唤醒熟睡的苏明哲,苏明玉主动开口让大嫂留在车里陪着苏明哲,自己接过了做饭的活。

华灯初上,苏明哲的眼皮动了动,睁开双眼一瞧,外面天都黑了,自己还在车上,难怪觉得腰酸背疼呢,车里可不是什么睡觉的好地方,转头一望妻子吴非正眨巴着眼望着他,苏明哲伸手轻轻的抚了抚吴非的面颊。

“非非,你刚刚为什么不叫醒我啊?”

吴非情不自禁的贴上去蹭了蹭,语气温柔的说道:“我心疼啊!你这几天都没睡好啊,难得睡得这么想我怎么忍心把你叫醒。”

苏明哲拿起她的手紧紧握住,用十分亲昵的语气说道:“那你也不用在车里一直陪着我啊,很闷的,走吧,我们回家。”

吴非点了点头:“恩,明玉和天冬在家里做饭,应该快好了,你再不醒的话我就要把你叫醒了。”

苏明哲这一觉睡得很沉,精力稍稍回复了一些,头脑也清醒许多,不在像刚下飞机那会一样昏昏沉沉的,想到回国发生的事情他不禁想要和妻子倾诉一番。

“非非,我……”

“什么?”

苏明哲吞吞吐吐的样子不由得让吴非有些好奇,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苏明哲又不是藏得住事的人,其实早在机场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苏明哲的神色有些不大对劲,当时她还以为是太累了,但是现在看来只怕是另有原因。

“唉,非非啊,这件事情我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等我弄明白了再和你细说。”

吴非的性子温柔娴淑,通情达理,见状也没有继续追问,她相信苏明哲,否则也不会选择嫁给这个男人,该她知道的时候她自然会知道,况且即便是夫妻,各自也需要一些私人空间。

“大哥,大嫂,你们回来的正好,饭马上就好。”

“大哥,你这一觉睡得起色好了许多啊,是因为大嫂在你们身边陪着吧?”苏明玉打过招呼之后不由得调侃了几句。

苏明哲和吴非对视一眼,莞尔一笑,也没去辩解转而说道:“明玉,今天辛苦你和天冬了。”

苏明玉不以为的的摆了摆手,语气轻快的说道:“嗨!没事,大哥你才辛苦。”

“准备开饭!”

李杰端着最后一盘菜走了过来招呼众人准备吃饭,今天的菜大基本上都是苏明玉的做的,他只是打了打下手。

饭后,李杰适时的提出给苏明哲推拿一二缓解一下疲劳,借着两人独处的时机李杰将事情的原委一一告诉了他。

苏明哲得知事情的真相,脸上先后闪过震惊、茫然、犹豫、纠结、愤懑、失落,最终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唉!”

“真是太让我……”

苏明哲终究没能把口头禅中的最后两个字说出口,当事人有他的母亲、父亲以及弟弟妹妹,他能够说他的弟弟妹妹,因为他是苏家长子,但是他不能对父母说出失望两个字。

“明玉这孩子也真是的,为什么不和我这个大哥说呢?今天要不是你,我根本不知道家里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唉,这件事情我妈做的确实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