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涵麻豆传媒视频

林野一晚都没睡,不断完善着心中的反击计划。

思维导图几乎是开了一夜。

天亮之后,林野的脑子像是超负荷工作的机器。

手一摸,滚烫。

拿出温度计放在胳肢窝里量了量,正常体温。

躺在沙发上,饕餮主动给自己敷上冰袋。

饕餮这小子虽然是个吃货,但智商和正常人差不多。

昨天自己临阵脱逃的表现让林野很不满,它是能够感受到的。

虽然林野没说什么,但自己吃人家的喝人家的,小命还是人家救了。

昨天自己的行为确实有些不讲究。

所以回到万事屋之后,饕餮一直想找机会表现一下,缓和缓和林野的不满。

“哎呀,被人伺候的感觉真好啊…”

早安少女低扎马尾皮肤细腻神情慵懒居家写真图片

看着一脸谄笑的饕餮,林野抬手撸了撸它的脑袋。

对于这小子昨晚遇到危险第一时间跑路,林野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毕竟饕餮现在只是寄住在自己的万事屋里。

自己与他并非主仆关系,更没有签订什么契约。

遇到危险第一时间跑路,乃是人——兽之常情。

敷了冰袋,林野感觉好多了,

中午带着饕餮出去吃了饭,顺便做了几个日常小任务。

下午十分,林野准备开始反击计划。

这个反击计划其实很简单。

从自己掌握的线索来看,天选会和觉醒会都属于拥有系统的团伙。

而且双方之间,看起来关系很紧张,甚至是敌对的。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

所以想要对付天选会,就要借助觉醒会的力量。

但对于觉醒会,林野知道的线索更少。

时间也不允许他去深挖觉醒会。

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驱虎吞狼。

自己假装是觉醒会的人,挑起双方的矛盾。

只要误会产生,他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

这个计划听起来很不错,但实行起来,困难重重。

好在现在的林野,最不怕的就是解决困难。

反击计划的第一步,就是先提升自己的实力。

现在他的战斗职业是双月智者,五倍记忆强度和十倍记忆强度还没有解锁。

在实行反击计划之前,自己要将记忆强度升一下级。

第一步做到知己。

第二步便是知彼。

要想让反击计划顺利完成,觉醒会可以不去了解,但天选会却要想办法调查一下。

而且调查的不能太深入。

如果太深的话,很容易被他们发现。

毕竟这帮人都是有系统的,谁知道他们之中有什么职业?

万一自己太深入了,被他们发现,那可就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而想要挑起两个团伙之间的矛盾,就要寻找一个突破点。

思来想去,林野把这个突破点放在了之前威胁的黄毛身上。

黄毛这个人,年轻气盛,脸上带样。

不听他说话,只是一见面,就知道这小子是个很豪横的人。

年纪轻轻,就有了系统,成为所谓的天选之人。

在他的角度来看,确实有豪横的资本。

但光是这一点,黄毛还不会被林野当做突破口。

最重要是的,在思维导图里捋这两天发生的事时。

林野发现一个问题。

那就是天选会这样一个组织,为什么会让黄毛去找段菲谈合作的事。

黄毛这种人,让他催债要钱,那绝对是一把好手。

可买凶杀人这种买卖,称得上是细致活。

让黄毛去,就不怕被他搞砸了?

事实也是如此,当时黄毛和段菲的谈话,林野听的清清楚楚。

如果不是段菲一忍再忍,俩人估计早就谈崩了。

别管什么团伙,能够当老大的,绝对不会是等闲之辈。

尤其是天选会这种团伙的老大,更不可能是个傻子。

那么他明知道黄毛不适合做这个对接人,依旧让他去了。

意味着什么?

林野能够想到两个可能。

第一:天选会老大就是奔着谈崩去的。

第二:天选会老大想要把黄毛当替罪羊。

第一种可能看起来比较靠谱,但林野觉得反倒是最不可能的事情。

一个单子两千万大炎币,天选会既然以此为生,绝对不会和钱过不去。

主动谈崩,对他们没有好处。

所以,这种可能性几乎没有。

那么,派黄毛去和段菲对接,应该就是让黄毛当替罪羊了。

光能改锥虽然能够清除记忆,但最大清除范围是二十四小时。

自己抢走了任务,导致天选会的人没有把握完成段菲的单子。

又想黑五百万定金,清除记忆是行不通的。

一旦段菲的单子完不成,双方都很尴尬。

段菲是个大明星,盯着她的眼睛很多,到时候如果出现什么幺蛾子。

这件事暴露了,或者被警安局的人知道。

势必会连累到天选会。

所以天选会老大让黄毛出面,就是把他当做了弃子和替罪羊。

一旦任务完不成,但凡需要除掉段菲的时候,唯一和段菲联系的黄毛就是不二人选。

黄毛一旦除掉段菲,天选会再将他转手一卖。

既解决了后顾之忧,又赚到了钱,可谓是一举两得。

林野之所以会这么想,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天选会的人袭击独行哥的时候,黄毛并不在其中。

由此可见,黄毛的地位在天选会里并不高。

选择这样一个人当突破口,对于林野来说,胜算很大。

因此玩命的做了一下午的日常任务,天一黑,林野就化了妆准备去蓝城最大的酒吧碰一碰运气。

根据他对黄毛打扮和性格的剖析,这种人属于行事十分张扬的人。

二十出头,天选之人,性格张扬,还有钱。

酒吧、夜总会这种地方,应该会是他经常去的。

甚至于说地下赛车之类的场合,他也有可能会出现。

而且以他的性格和现在的身份,要去这些地方,绝对不会是小场子。

所以林野判断,去蓝城排名前三的大酒吧里转一转,就算碰不到他,估计也能打听点关于他的消息。

当然,能够往这方面想,最主要的原因是林野在审问他时,无意间从他的口袋里见到了一个酒吧的打火机

晚上十点,正是蓝城夜生活的开始。

蓝城最大的酒吧名字很有个性,一个字:众。

装潢的极其奢侈,坐落在蓝城最繁华的街道正中心。

宫殿般的门口上挂着一个硕大的众字。

林野曾听王静说起过这家酒吧。

当年王静突然爆富,第一件事就是满世界买楼买大厦。

众酒吧作为蓝城最大的酒吧,地势处于黄金地段。

王静来过一次就十分喜欢。

想要买,但不管出多少钱,对方就是不卖。

而且从头到尾,王静都没见到过这家酒吧老板。

传闻之中都说这家众酒吧背后势力极大。

因此但凡是来这里寻乐子,没有一个敢闹事的。

对着镜子墙简单的整理了一下妆容,确定不靠近自己,熟人也认不出来,林野进了酒吧。

xiazaitxt